焦糖洋黎夏落特

忙到炸神隐缘更
不挑粮的杂食性(?)少女(`・ω・´)
主全职/魔道/巍澜
喜欢白宇朱一龙热巴刘志宏729全员。

【黄少天生贺/喻黄】重合

*又名“班主任仍未知道为什么那天家长会卢瀚文会有两位男性家长来参加”(感谢可爱的 @综上所述 述述帮取名字)

*私设有,ooc有,其实就是个小学生文笔

*字数5k+预警,其实这篇是前半段是卢瀚文视角(试图找借口ww)喻队出现在偏后面……一定要耐心!

 

这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一个名为卢瀚文的少年……

蓝雨的午休时间一向是很长的,队员都会找一些自己的事情做。例如,郑轩会在食堂和保安大爷唠嗑,徐景熙则是在俱乐部顶楼的天台晒太阳。

喻文州作为队长,中午这段时间通常是用来处理队内训练的记录的,大多数时候黄少天也会陪着喻文州一起,所以也不怪联盟里总传他们整天腻乎在一起。

但是今天,少天不在!

此时的黄少天正在训练室里和卢瀚文pk。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十分钟前。

卢瀚文很少见的有些犹豫不决:“黄少,可以麻烦你……陪我pk一场吗?”我们的少天自诩温柔善良迷人贴心前辈,当然不会拒绝可爱的后辈啦。

一番技能连环轰炸,两个剑客纠缠在一起,激战不休。最终卢瀚文的流云倒下,标志着胜利的“荣耀”出现在黄少天的屏幕上。

“小卢还要继续努力啊,你最后那一个幻影无形剑放的还是太急了,要是晚一秒等我落英式收招僵直的时候打下去,那结果就不一定了啊……”

卢瀚文点点头,似懂非懂的嗯了嗯:“黄少,有个事情麻烦你!”看卢瀚文一脸郑重的样子,着实把黄少天吓了一跳,以为有什么惊天大事:“怎么回事小卢?家里出什么事了嘛?”

一听就知道黄少天又发挥了他惊人的脑洞,卢瀚文赶紧否认,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没没没,就是想请你……去替我开下今天的家长会……”

“家长会?!不不不,小卢啊,家长会怎么能我去呢,虽然我是你的副队吧,但是也不该是我啊。你应该好好和父母说说是,就算老师在学校批评你了也要告诉父母啊,怎么可以找人代开呢?而且想我这么年轻有朝气,怎么看也不可能有你那么大的儿子啊!”完了完了,黄少天的脑洞是越来越大了……

卢瀚文只能充满歉意地出声打断了黄少天的思想教育:“打住打住,黄少,我有和我爸妈说过啦,可是他们这一周都在S市出差,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都不在G市,所以爸妈才麻烦我来和你们说代他们去参加家长会的!”卢瀚文这一口气说那么大一段话,真是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势啊。

“什么?早说嘛,行,时间地点等会发我QQ,我下午请个假就去和你们老师好好交流交流小卢你的学习,要知道作为职业选手,一定的文字功底也是必要的……”黄少天伸了伸懒腰,随手抓了电脑旁的饮料边喝边说着。

卢瀚文心里暗喜,总算是打通了黄少这一关,果然一点也不难,就是听他的思想教育耳朵有点疼。

晚上的家长会总算搞定,卢瀚文把该发的都发完后决定去休息室偷偷吃一支冰棍慰劳一下刚与黄少pk了口速的自己。

谁知道刚拆开包装,包装壳还没来得及扔,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卢瀚文远在S市出差的父母:“瀚文啊,今天晚上的家长会,说了找你们队里前辈去记住了吗?你去问问你们队长有没有时间,让他去和老师交流一下关于你的学习的事情,我们看他文质彬彬的,应该和老师交流起来会不错。”

听到第一句,卢瀚文还准备回答已经找好黄少了,可爸妈又开始推荐队长,这到底让谁去啊!

“一边是自己的父君大人母上大人力荐的队长,一边是已经兴致勃勃答应了的黄少,我该选谁?”卢瀚文内心纠结不已,爸妈那边嗯嗯了两句就以冰棍要化为由挂掉了电话,现在就是纠结的时候了。

当卢瀚文从选择中突然醒过来的时候,冰棍的牛奶冰已经化成水滴在了休息室的桌子上,他赶紧拿面纸擦干净,然后把手上化得不剩多少的冰棍扔进了垃圾桶,开始为休息室的“镇室之花”清理枯叶。

“队长,黄少,队长,黄少,队长,黄少……”卢瀚文没有办法,叹了口气,把“家长会出席人”这个关乎他在老师心中印象的角色交给了命运。

当最后一片枯叶被摘掉扔进垃圾桶,它为这位名为卢瀚文的少年选择了他的队长——喻文州!

卢瀚文多想扯下一片绿叶子当做选择了黄少的模样,但是为了防止被宋晓那个绿植强烈爱护者发现而啰嗦一番,还是只能去找了喻文州。

喻文州借用了无人的会议室整理上午的训练记录,顺便做一些针对性的改进建议。

卢瀚文敲了敲会议室的实木门,听到里面传来喻文州略有模糊的“请进”之后才推门而入。

“小卢?我还以为是少天呢。有什么事吗?”喻文州从电脑前抬起头来,向卢瀚文轻轻一笑,“如果是想要队内训练的分析资料的话,你的我已经做好了,就在桌上,可以先拿去看下。”

卢瀚文连忙摇摇手:“没没没,就是想问问队长下午有没有时间……帮我参加一下家长会,我父母出差了。”

“家长会啊……我去真的没关系吗?要不要让你父母和老师联系一下聊聊?”喻文州思考了一下,终究觉得这样不太好,他只是卢瀚文的队长,并不算是他的家长。

“啊,我爸妈打电话给我了,他们说你特稳重,肯定能和老师交流好的!”卢瀚文嘴上说的信誓旦旦,心里只求喻文州赶紧答应,他好去阻止黄少去开家长会——两个人一起去,未免太诡异了吧……

喻文州从电脑里调出队员资料,打电话向卢瀚文父母确认了一下,在电话那边左一个“麻烦你了”又一个“真的谢谢了”中答应了去开家长会。

挂掉电话后,喻文州收起电脑准备回趟宿舍:“小卢,家长会是下午一点半对吧?我回宿舍换件衣服就去,下午的训练你让少天看一下。是二中的初二1班教室吗?”

卢瀚文看喻文州总算是答应了,恨不得立刻冲回训练室挡下黄少:“是的是的,二楼楼梯口的教室就是了,队长你快去吧别迟到了!”说着就把喻文州半推着拉出了会议室。

卢瀚文守在二楼窗口目送着喻文州离开才回训练室准备下午的训练。

“黄少呢?怎么不在?”卢瀚文一进训练室就遵循喻文州的话找黄少天说训练的事,环顾了一圈却连黄少天的人影都没有看到,“黄少训练很少迟到的啊……”

一旁的宋晓端着水杯看到卢瀚文一脸困惑的样子:“瀚文不知道吗,黄少说去帮你开家长会了,好像还是你拜托的啊。”

“哈?!”完了完了,得赶快去把黄少追回来啊,卢瀚文心道。

然而却来不及了,郑轩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虽然他不知道卢瀚文为什么那么着急:“黄少已经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估计已经到学校了吧。”

现在去追喻文州回来也来不及了,卢瀚文索性放弃了,决定发生什么都随它去,反正一个人去两个人去也没有什么大差别。

喻文州是步行去的学校。一点多正是G市交通繁忙的时段,步行反倒比开车快了很多,喻文州到教室签好名坐下之后才一点一刻。

然后当黄少天下了出租车匆匆忙忙冲进教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年轻出众的喻文州坐在卢瀚文的位置上,和附近几位年近四十的家长和谐地[?]聊天的画面。

黄少天满脸惊愕,妥妥的表情包范儿,愣在门口不知道是进去呢还是不进呢?

“这个小卢,到底是喊我来还是队长,回去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竞技场虐他个几十把!”当黄少天还在盘算着怎么教育卢瀚文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年长女性的声音:“这位家长,参加家长会的话麻烦尽快进去签到,找到孩子位置坐下。”

黄少天被这个感觉十分熟悉的声音吓到了,飞速窜进教室,配上他那张朝气蓬勃的少年脸,活像个被班主任逮到打架的学生——好的,这位还真就是黄少天初中时期的班主任。

这位年近退休的老牌语文老师皱着眉头盯着黄少天看了会,才又拿着手里的教案本站在讲台边。

黄少天也顾不得奇怪了,拿起放在门口桌上的签到本,在卢瀚文一栏喻文州名字的后面添上了潦草不能再潦草的“黄少天”三个字,然后窜到喻文州身边准备坐下——然而,只有一个凳子?!

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边,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碍于周围在班主任进门之后实在是太安静了,只能在心里暗自吐槽:“靠,一张凳子怎么坐啊,学校不会想到一家可能会有两个家长来参加么!”

最后是喻文州看不下去了,站起来把黄少天按在自己先前坐的凳子上,自己又去教室后面搬了一张凳子在黄少天身边的走道坐下。

如若屏蔽掉身边年长的家长的话,宛然一幅高中生岁月静好的双人画卷。

黄少天刚坐下的时候,凳子上还留有一点点余热,那是喻文州的温度。不这道为什么,黄少天的心跳好像比平常快了一点——是刚才急忙跑进教室的原因吗?

讲台上,班主任轻咳一声,开始了她的长篇讲话,主题不外乎专心学习远离电子产品一类,黄少天老毛病又犯了,听到这位熟悉的老师讲话就忍不住走神,又是每天接触电脑手机等产品的职业电竞选手,没过五分钟就不知道去哪里神游了。

倒是喻文州,一边听还一边在卢瀚文的成绩单反面用笔做了些记录,就好像他平时总结的训练建议一样,字迹工工整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班主任的“啰嗦”总算到了结束,开始喊家长单独聊学生成绩在校表现之类的:“卢瀚文家长!”黄少天正神游着,突然被喊,一脸懵地看着喻文州。

“少天,老师喊我们,走吧。”

黄少天严重怀疑这位班主任是已经认出了黄少天就是当年那个调皮捣蛋只会打游戏的小子,故意揪着他不放,第一个就喊了他们,但是他见到这位老班就怂,畏畏缩缩跟在喻文州后面,决定偶尔做个“哑巴”不说话。

“队长,文州!要不我先出去等你?”当然这对黄少天是一种摧残,趁老班还没有开始一本正经讲学习,黄少天赶紧打算开溜。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苦兮兮的小眼神,用口型答了句“可以”,看着黄少天飞窜着出了教室,眼神温柔似水,似四月暖阳。

在和老师交谈的时候,喻文州余光瞥到窗外黄少天和一位年轻女性聊得火热,甚至还带上了一些肢体动作,手舞足蹈,倒是完全看不出之前无精打采的样子。

对面的那位小姐似乎也是个开朗的人,和黄少天聊得不亦乐乎,也不觉得烦,笑得开心极了。

卢瀚文父母说的没错,喻文州文质彬彬的模样的确很讨卢瀚文这个教语文的班主任的欢心,拉着他探讨了好久关于卢瀚文的学习和表现,差不多十几分钟才让喻文州离开,喊了另一位家长。

喻文州把搁在讲台上的卢瀚文的成绩单拿起来,又以那再正常不过的步伐稳步离开教室,在黄少天身边停下,挂着那抹黄少天极为熟悉的微笑:“少天,该回战队了,还要回去训练呢。”

黄少天这才发觉喻文州已经站在自己的身边,和那位年轻小姐挥挥手告别。

喻文州似乎很急的模样,拉住黄少天的手腕快步离开。

他从镜子的反光里看到,那位小姐拿出手机似乎是在和什么人聊天,等不及打字,一个语音就发了过去:“啊啊我看到蓝雨双核牵手了啊,喻黄is rio啊!”也不知道是这个与喻文州想象中完全不同的语气和形象,还是那个“喻黄”正中了他的心,喻文州嘴角又上扬了几个度。

黄少天也不问喻文州为什么突然那么着急走,只是和他交谈刚刚自己聊天时“捕获”的信息:“诶诶诶队长你知道吗,刚刚那个就是小卢的英语老师,那么年轻就当上老师,也玩荣耀,还是我们蓝雨的粉丝呢……”

直到除了学校走在大街上,喻文州带着黄少天的脚步才慢下来,然后突然停下来。

一直跟在喻文州身后的黄少天被这突然一停来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撞在喻文州的后背上:“队长?抱歉抱歉抱歉。”

喻文州转过头来,还是那温柔的模样,却比平时多了一分郑重:“少天,人家粉丝都说喻黄是真的了,你要不要也考虑一下。”

黄少天有点意料之外,他和喻文州的关系好的全联盟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平时他们也不在意,顺着俱乐部的意思把“喻黄cp”的形象营业下去,却没有想过把这个关系事实化。

但不能否认的是,黄少天很喜欢喻文州,但是连他本人也不知道,这种“喜欢”到底是友情还是爱情。

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手腕的时候,起初他有一点小小的别扭,但当他看到喻文州拉着他离开的背影的时候,倒觉得这种感觉也不错——或许,是那个更深意义的“喜欢”吧,是想要和他一直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喻文州本以为黄少天会拒绝,毕竟这个告白来的太过于突然。

可是黄少天答应了。

还是那招牌的笑容,棕黄色的碎发被G市和煦的风吹起,眼眸里流光耀眼,似星辰,让人移不开眼:“文州,人家家长会都是家长来参加,我们两个人,也算的吧……虽然一开始我们关系是不怎么好,不过都快十年了,我也心里也是有点喜欢你的,你情我愿,那就试一试吧!”

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那只手慢慢往下移动,从手腕移到手心,然后是,十指相扣。

黄少天默默握得更紧了一些,这个认识了近十年的搭档,可以说是他除了亲人以外最熟悉的人,而那人,同样也把他的一点一滴看在眼里。

彼此,都是最熟悉的那样,抓住了,就不放了。

时间让他们生出名为喜欢的情愫,陪伴让他们渐渐萌生不一样的感情。如若来的再早点,也还是如此。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从最初训练营的争锋相对,到蓝雨出道双核并肩,再到他们高高举起联盟总冠军的奖杯,这两人早已一起走过数个赛季。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人生轨迹,从最初相遇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不再是两条平行线,他们相交,一点一点减小夹角的度数,然后就是——重合。

两条线变成一条,他们的故事仍未落下帷幕……

 

 

[微博]

Yukiiiii:

我个人宣布喻黄锁了!

两个人一起参加我们班卢瀚文家长会呜呜呜,坐在一起还在同一行签名,还牵手了啊啊啊,这糖我磕了!

[附图:卢瀚文家长会签到本喻文州黄少天签名.jpg]

转发210    评论 102    赞 810

 

———————————————————————

写到最后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感觉qwq很少见的认真写那么多,我也不知道我的文为什么会写那么长emmmm我们语文老师也推荐我要写简略一点,但是有时候就是不自觉地交代的很仔细QAQ会改的

大概还会有一个聊天体的小后续吧==有想法就看时间了

喻黄是初心啊

祝我们的剑圣黄少天,18岁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7)

© 焦糖洋黎夏落特 | Powered by LOFTER